手机版 | 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网站颜色:
画家卢志学专题报道
基本信息
画家卢志学专题报道
艺术家认证:
地区: 北京
所在地:北京
艺术专长:国画
联系QQ:点击这里与我联系 271939535
联系电话:13522752658
统计信息
网友留言:0
访问流量:28352
友情链接
艺术资讯
 
品读卢志学山水画艺术

作者:宋惠民 2005年10月5日

  南朝宗炳曾画山水于壁上,以作“卧游”。卧游之胜,非画中人无与言说,其指点烟岚,又非画者难知况味。卢志学的山水画卷,画风苍茫、雄浑、沉着、痛快,有大江东去,一泻千里之势,充溢着强烈的入世精神。所以说惟志学的山水画不能卧游,其莽莽之山,浩浩之水,俯仰之间,魄与神夺。

  卢志学是吉林省扶余人,少年时就志在学画,曾自述在风雨中撑持着一把油布伞投考鲁迅美术学院附中。三年成学后又考取了鲁美学院的中国画系。其画属于北派,纵观“北方派”的作品,大多屈曲顿挫,纵横跌宕,挟风雨雷霆之势,具鬼斧神工之奇,体现了刚健雄浑之美。而南方派艺术,则苍茫蕴藉,有容与风流之态,造迷远幽深之境,体现了典雅含蓄的美。两种美异曲同工,垂范千古。志学的画虽属北派,又自辟蹊径,寄情于家乡的关东山水,以雪岭林海为心,此中景物,虽范宽、李成都不曾涉足。他却从生活的物象中概括、提炼、典型化,使之成为“不似之似”的艺术形象。其画纵横恣肆之外,尚有浓艳旖旎之态,不拘泥于为北为南,并自负能为林莽传神,将关东山水收罗笔下,而成为了新关东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
  他的画作十分强调师法造化,与山川神遇而迹化,达到物我交融的境界,要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,但又强调浓郁的区域特色,有一种乡音、乡韵、乡情的魅力,立意、构思、布局、笔线、墨法都不落常套。

  当今的山水画创作的一个难点就是不易出新,若无真山真水的感受,作品总跳不出摹古的圈子。志学笃情于关东山水,在题材上就已卓然不群,内容上又能联系社会生活,创造出极其丰富的表现方法,饱蘸水墨,阔笔大写,气势磅礴、墨彩生动,无论用笔、用墨、用色都进入了成熟阶段。

  读志学的画作,扑面既是莽苍的鲜活之气,为山常是长白雪满,为树偏爱白桦林莽。如他的《长白天池》、《万泉吐玉》、《飞雪迎春》、《北国风光》等画,或挥或扫,为山为石,图出云雾,染成风雨,都各极其妙。尤其是《长白天池》,最具夺人之势。长白山在清代被推崇为神山圣地,视为存瑞凝祥、列祖龙兴的象征,在志学的笔下更是别样襟怀,触绪情深。天池是长白的盛景,画面取俯视全景构图,群峰耸峙,势极深远,山脊淡墨,以素为雪。画中云涌雪拥颇具动势,其雪漫山,云极天外,山峰环顾,方寸之间极云光岚影之变。而一泓池水却至为静寂,在山势如倒,云雾疾飞的强烈动势下,静如凝玉,戛然而止。使画面在纵横雄浑之外,有淡荡清空之意。

  白桦是志学画中的偏爱之物,很多画作都把白桦敷染其间,或为浓艳炽烈或为冷拔凛冽。如((白桦林》等,画面上的白桦取“密不透风”的意旨构图,千枝竞指,万条参天,一派蓬勃生机。


  志学画中的动势,还表现在水。志学有印日:有水则灵。他的山水画中常常山抒胸臆,以水来点睛。或为微波细浪,或为巨涛激流,或为苍海烟波,或为湖光潋滟,各种水的动态,惟妙惟肖,尽态极研。如他的《万泉吐玉》就泼色浓厚,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力。画面上万条流泉界破山色,主峰从正面描写,巍然矗立。山泉高挂,折落有势。流泉被白桦掩映,隐去山间水涯许多景物,使人觉得江山无尽、气象万千,使有限变无限,画面就更丰富了。《万泉吐玉》在太平洋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举办的北京太平洋l998年秋季艺术精品拍卖会上以57.2万元人民币拍出,给志学带来了很高的声誉。

  志学的画作山容水意并生腕底的还有他的巨幅新作《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》。子日:智者动,仁者静。其仁与智,并不在山水之问;其乐却可以山水共寓。智者的快乐,就像水一样,悠然安详;仁者之乐,像山一样,浑厚达远。画中之山,恣意纵横,峰峦次第,画中之水势挟风雷,毫飞墨喷。观志学的山水,常常不作近观,仿佛水拍襟袖,山压眉宇,徘徊瞻顾,不能自己。

  明代人张岱曾经说过:“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。”志学的画作便彰显出浑然一片关东山水之癖,其笔墨深情就是对现实生活所表示的热情和态度,也是画家赖以创作、赖以大做文章大显身手的契机。每个人的素养、兴趣、爱好乃至笔墨都是不同的,所以每个人对现实生活的感受和评价也各有差别,也正是如此,才能充分发挥每个人的个性。所谓师古人之心不师古人之迹,志学画中写实的山水,究竟是何处的冈岭出没,林树隐显,大可不必寻根问底。“坐破苔衣第几重,梦中三十六芙蓉,倾来墨底堪持赠,恍惚难名第几峰”,这正是他乡情的纠结。

  (文章来源:《卢志学画集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