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网站颜色:
刘文嫡国画艺术专题报道
基本信息
刘文嫡国画艺术专题报道
艺术家认证:
地区: 北京
所在地:
艺术专长:国画
联系QQ:点击这里与我联系 737550628
联系电话:13522752658
统计信息
网友留言:0
访问流量:71692
艺术资讯
 
读画家刘文嫡《画说<金瓶梅>》

  今年六月,在北京的一次画展中,有幸观赏中国女子画院执行院长画家刘文嫡的“猫趣卷”。那一幅幅饱蘸激情、充满童趣的“猫”,既有猫的机智敏捷的写真,又有孩子顽皮、可爱的暗示;既有猫的形态传神的写意,又有花草素雅、 蝶虫秀美的衬托,构成了栩栩如生、活灵活现、妙趣横生、遐想联翩的群猫极乐园,一下子把我带回到了童年时代,至今余味犹在。

  我怀着好奇心采访了画家刘文嫡。

  她是一位中年妇女,身材不高,但她风姿不凡,态度亲切妩媚,目光十分温柔、敏锐,透视出顽强拼搏、探索创新的博大胸怀。她早年从师王雪涛、李可染、叶浅予,在他们的指导下,精心钻研绘画,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,获硕士研究生学位,形成了童趣横生、激情喷发、意境深邃的独特风格。尤其是她的“猫趣卷”、“人物与童趣卷”、“花鸟山水卷”广流民间,爱不释手。她像是一艘永不泊港的船,不停地向前冲刺,不断地创新,不断地给自己设定更高的奋斗的目标!她现在独闯禁区    《画说<金瓶梅>》。

  毛泽东曾五次评《金瓶梅》。他说,作者把一个时代的全部丑恶一股脑倾倒在光天化日之下,无所顾忌地揭露了一个时代的窳败。把那男男女女的皮里阳秋来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曝光,痛快淋漓地画出了一幅中国16世纪的“清明上河图”。然而,这个充满了罪恶的畸形的社会,虽经过了几次的血潮的洗荡,至今还是像陈年的肺病患者似的,在恹恹一息的挣扎着生存在哪里。因为书中夹杂着好些秽亵的描写之故,这部应该受盛大的欢迎,与精密的研究伟大的名誉,几百年来却反而受到种种歧视与冷遇,甚至毁弃、责骂,“文革”时期列为禁书。评论家郑振铎先生呼吁,如果祛除那些秽亵的描写,《金瓶梅》仍是不失为一部最伟大的名著,也许“瑕”去而“瑜”更显。我们希望有那样的一部删节本的《金瓶梅》出来。时至今日,社会上仍然未出现郑振铎理想的“去瑕显瑜”的版本。

   “我要《画说<金瓶梅>》!”

    这是画家刘文嫡1991年对郑振铎呼吁的回响。

    1991年春,一位出版界的朋友,送了一套香港出版的原版精装《金瓶梅》,刘文嫡如饥似渴地读了几遍,感觉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奇书,她就向朋友们推荐其书。但是,读此书的朋友褒贬不一,正如《金瓶梅》序中所说;“读《金瓶梅》而生怜悯心者,菩萨也;生畏惧心者,君子也;生欢喜心者,小人也;生效法心者,乃禽兽耳”。刘文嫡听到读者的反响,回想起郑振铎的话:“《金瓶梅》的社会是并不曾僵死的;《金瓶梅》的人物们是至今还活跃于人间的;《金瓶梅》的时代,是至今还顽强的在生存着”。再联系到当今社会上的腐败现象的滋生,她震怒了,拍着桌子说:“如此的夜明珠,它的光彩为什么被折耗?为什么被曲解?”于是,她引用《金瓶梅》开头篇的话:“单道世上人,跳不出七情六欲关,打不破酒色财气圈。到头来回归于尽,这酒色财气四件中,惟有‘财色’二字,从来没有“看得破”的,“看得懂”的。好!要让世人“看得破” 、“看得懂”,就要用我手中的画笔,形象的、生动的再现《金瓶梅》,让当今《金瓶梅》式人物受到警示,让《金瓶梅》式的社会现象受到荡涤,让《金瓶梅》的光彩更加光彩夺目!

   俗语说,立志容易做起来难。当同行们知道她要《画说<金瓶梅>》,劝她悬崖勒马,说《金瓶梅》既是禁区,工程又浩大,再用画笔去表现,何其难啊!刘文嫡听后只好勉强的点点头,但她的志向仍不变。计划用10年时间搜集与研究《金瓶梅》所涉猎那个时代的人物形象、服饰,那个时代的建筑、家具、器皿,以及那个时代的风俗、生活习惯。再用10年时间完成画稿,前5年将《金瓶梅》100回章节,勾画出近400幅草图;后5年将草图修改、完善,每幅大小是六尺整纸180x90cm,包括文字内容,每幅文字大约300字左右。

  整整20年啊!这20年,刘文嫡吃尽苦头,既有经济上的困惑,又有肢体上的疲惫。20年来,基本上断绝了社会上的绘画活动,她早年出版60多套卡通书,成为少年的“知心人”,好多出版单位向她索要卡通稿,她都谢绝了。她的“猫趣卷”在市面上卖点很大,她也停笔了。她每天肩负着社会的使命感、责任感,不停地画,不停地修改,每天除了六、七个小时的睡眠,全天地投入到《金瓶梅》之中,她的腰椎疼了,未去检查;她的肩疼了,自己锤一锤,她的分分秒秒就是她的生命啊!

  刘文嫡为了让世人“看得破”、“看得懂”《金瓶梅》,她用汗水、鲜血、甚至生命去探寻其“奥妙”。

  首先,寻找传统艺术与现实生活相结的时代感。《金瓶梅》反映的是宋末明初的时代,而宋、明时代距今已有七、八百年,随着时代的发展,人们的审美观也在不断地更迭与变化,这就需要寻求继承与创新的衔接点。为此,刘文嫡用了10年时间去查阅史料,研究那个时代绘画的精典,揣摩与体味那个时代的风土人情、生活习惯。在传统的基础上作借鉴,去其糙粕,取其精华,创作出既有传统特色又有时代内涵的艺术品,不仅让老年人喜读,更让青年人爱不释手。

  其次,在人物把握的分寸上,她注重“画说”合一,每幅画附有300左右的文字,遵照原作进行褒贬,用写意的手法进行夸张、造型,使其纷繁的人物栩栩如生,各显风骚。在画面中她更多地注入象外之象、画外之意,使“画”与“文”之间磨合出“诗情画意”,而且每幅画都是意到笔不到,不到的地方让读者去想,去体味其内涵。

  再者,在绘画的艺术上还有很多独创之彩。例如她的构图形式,有详有略,以实代虚,虚实相间,产生了强烈的节奏、韵味,彰显了她“童趣”、“趣味”的绘画风格。构图的色彩用笔有工有写,线条潇洒飘逸……她的画稿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;独立成幅,可以收藏;连起来成书,《画说<金瓶梅>》。这是市面上绝无仅有的啊。

  掩卷而思,《金瓶梅》是奇书,《画说<金瓶梅>》更是增添了新的光彩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不老河